第一百零七章 现场_天师密码全文免费阅读

第一百零七章 现场

2019-11-03更新

师爷杜这话儿一说出来,在场的众人都变了脸色。

都说“商场如战场”,但蒋先生这尸骨未寒,师爷杜就直接翻脸,着实是有一些太过于薄凉了。

当然,很多事情,其实是得分立场的。

在师爷杜这边来说,他们付那钱,看的是蒋先生的名头,现如今蒋先生人没了,他们给了一份抚慰金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,而知命堂还想要继续接下那单子,着实是有一些太过于得寸进尺了。

这儿钱多,但人不傻。

得凭本事挣。

这一点,是之前师爷杜请示过了小赌王之后,得到的结论,所以他此刻说出来,没有一点儿心理负担。

小赌王毕竟也是江湖上趟过来的人物,要说没一点儿手段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人家靠的,就是这张脸。

或者说“威”。

蒋天生听完之后,沉默不语,随后看向了旁边的陆林。

此时此刻,知命堂唯一能够依靠的,就是这位刚刚入职不久的首席合伙人了。

其他人,根本没办法扛起这面旗来。

只是,这个时候,陆林能够扛得起这份责任吗?

别说马少龚、罗小祎这些人,就连蒋天生自己的心里,也是忐忑不安的。

但陆林这个时候,却朝着前方站了一步,淡淡说道:“蒋先生虽然亡故了,但知命堂却并没有倒下,既然是他生前应下的差事,我们知命堂就应该继续接下来,并且圆满完成,只有这样,才能够让蒋先生的在天之灵得到宽慰啊……”

师爷杜听到这般“大义凛然”的话语,不但眉眼间满是不屑,话语里也充满了不耐烦,毫不留情地说道:“话说得的确漂亮,但谁能代替蒋一鸣来完成?你么?”

陆林拱手,平静地说道:“在下陆林,知命堂首席合伙人。”

师爷杜看着稚气未消的陆林,忍不住笑了:“孩子,你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吗?你知道你说的这些话,是需要负责的吗?”

对方说话的时候,笑嘻嘻的,但言语却如同三九天的寒冰一样冷。

但陆林却并没有慌,而是往前站了一步。

随后他淡淡地说道:“你是想要我帮你证明点什么,对吧?”

师爷杜收敛笑容,然后倨傲地说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钱我们有,但只给有本事的人赚……”

陆林点头,说:“懂了。”

千言万语,不如拳头。

若是不亮出肌肉的话,再多的道理,都赢不来任何的尊重。

但在这样的场合下,陆林没办法像当初说服李总一般,将洛晓青给亮出来。

当然,手握着两个两星阴灵的陆林,也用不着那般粗糙、低级的手段了。

他,有更加厉害的办法。

毕竟洛晓青的河伯幻术,也不是白学的。

所以他往前又走了一步,淡淡地说道:“杜先生,你看着我的眼睛……”

师爷杜听了,下意识地朝着陆林的双眼望去,瞧见他黝黑的双眼之中,竟然有一丝亮光浮现,随后整个人就变得恍惚了,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瞧见老板孙东亮居然出现在了眼前,吓了一跳,赶忙喊道:“老板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然而还没有等对方开口呢,那亮哥的脸突然间就垮了,就好像是整张皮被剥下来一般,血肉模糊不说,五官与七窍开始流淌着鲜血,紧接着眼珠子也掉了下来,变成了厉鬼模样,还伸出了手,朝着师爷杜抓了过来……

啊、啊、啊……

太特么刺激了,师爷杜当下也是吓得屁滚尿流,朝着后面退开,结果一下子退到了墙壁上,浑身发软,支持不住后,却是往地板上满地乱滚了去……

他是真的吓到了,因为这画面实在是太栩栩如生了,以至于他整个人都有点儿懵,直接吓懵了。

但在旁人眼中,却完全没有他所“经历”的这一切。

大家只瞧见师爷杜打量了陆林一眼之后,先是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,满口胡诌,随后又面露恐惧之色,开始发疯一般地在地上乱滚起来。

陆林简单地施展手段之后,口中轻声说了一句“停吧”,洛晓青这才收起幻术。

师爷杜眼前一切恐怖顿时消弭,随后他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把人家这儿的走道给滚了一通,地板都干净了许多。

他的衣服上,倒是许多灰尘。

这……

到底怎么回事?

师爷杜一脸惊恐,随后瞧见了陆林笑眯眯的脸,忍不住问道:“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?”

陆林说道:“只是简单给你看了一下我的本事,杜先生感觉如何?”

师爷杜回想起刚才的种种画面,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说道:“明天早上十点钟,杜丹厅旁边的会议室会有一场方案讨论会,知命堂可以出席……”

说完这个,他没有再待着,直接离开了去。

看着师爷杜跟受惊的兔子一样,带着两个手下离开,蒋天生和旁边几人都一脸惊讶,随后蒋天生看向了陆林,小声问道:“你刚才对他干了什么?”

陆林说道:“瞬间催眠术——听说过没有?”

蒋天生说道:“资料上和电影上瞧见过,现实中不太清楚……”

陆林说道:“小赌王这边搞定了,我们去见一见你父亲吧。”

蒋天生点了点头,说好。

随后,一行人来到了停尸房这边,见到了蒋一鸣的遗体。

经过收敛之后的蒋一鸣还算体面,人挺安详的,没有什么可以说的,只不过前几日还活生生,满脸祥和地关切着陆林,跟陆林商谈知命堂的单子之类的,现如今却直挺挺地躺在了这冰冷的推床上,再也没有了气息,着实让人难受。

陆林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蒋天生,这老哥显然是哭过一回的,眼圈红红的,有些哽咽地说道:“现场其实特别惨,他死的时候,双眼圆睁不说,屎尿还流了一地……”

听着蒋天生的形容,陆林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行了,逝者已矣,咱们生人要做的,就是让蒋先生走得安详一些。”

蒋天生问:“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眼看着陆林三言两语,直接将那势利眼的师爷杜收拾妥当,蒋天生对陆林的信任,或者说是依赖,就更深了一层。

陆林想了想,说道:“如果有可能,我想要回蒋先生出事的酒店套房去看看。”

蒋天生看向了旁边的马少龚,而马少龚则说道:“套房已经被封锁了,不过如果跟小赌王这边沟通一下的话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陆林说:“那行,你有刚才那师爷杜的联系方式吧,跟他说一声就行。”

马少龚迟疑了一下,陆林知道他的想法,说道:“你直接跟他说就行,他应该不会拒绝的……”

师爷杜刚才见识了陆林的本事,自然也晓得知命堂会追究谋害蒋一鸣的凶手。

对于这件事情,小赌王其实也是折了脸面的,正因如此,对于知命堂的调查,应该也会极力配合的——先前之所以冷淡,是觉得知命堂没有撑排场的人,显然知晓了,当然是乐见其成的。

果然,马少龚出去打电话,没一会儿就回来了,说师爷杜那边已经安排好了,过去的话,跟他们的人联系一下就行了。

说完之后,他看向陆林的表情,多了几分尊敬。

这就是硬实力。

有本事的人,在哪儿都受人尊敬。

这边得到结果之后,陆林问蒋天生这边怎么弄,蒋天生告诉陆林,说警局这边想要做进一步的尸检,想要让他签字,但他拒绝了。

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基本明了,至于凶手是谁,普通的破案手段,还真的是没办法处理。

这一点,只有依靠陆林了。

所以得等陆林这边弄完之后,才能够处理他父亲的后事……

当然,如果拖太久了,肯定不行。

两边聊过之后,蒋天生继续留在警局处理后面的手续,而马少龚则陪着陆林赶往出事的酒店。

事实上,马少龚帮忙订的酒店也是这一家。

抵达这家集合了商场、娱乐场于一体的著名酒店之后,马少龚跟陆林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之后,直接带着他来到了南翼楼的二十八层,有一个脸容冷峻的青年在门口等着,马少龚上前与其简单攀谈几句之后,对陆林说道:“这是孙老板的手下阿枪,他带我们过去……”

陆林点了点头,说道:“辛苦了。”

对方冷峻,他比人家更冷。

阿枪带着两人走过长长的走廊,最终来到了一处被封锁的区域,跟守着的保安简单聊了两句之后,带着陆林进了套房。

这是一室一厅的格局,至少有一百多平米,面积很大,装修非常奢靡。

阿枪简单跟陆林介绍了一下,说警方下午的时候已经来过了,现场所有的东西都收走了,不过还是让酒店方暂时封锁,保护一下现场……

另外还调集了相关的监控,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出入。

基本上已经判断为自杀……

陆林听了一会儿之后,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套房,开口说道:“我能独自一个人待着么?”

阿枪看了他一眼,点头说道:“当然。”

他带着马少龚离开,等门关上的时候,陆林左右打量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出来吧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